贪图学费却又害怕病毒澳大利亚的政策让中国留学生“曲线万 2021-02-22 04:30

  自澳大利亚政府于2月1日突然宣布针对中国实行入境管制以来,有部分留学生当即采取在第三国停留14天以“曲线入澳”的方式返回澳大利亚,希望能够继续完成学业。他们大多选择了迪拜、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作为“曲线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再次延长对中国的旅行管制。这对于中国在澳的留学生产生了巨大的负担。他们面临着两难的选择:要么暂停学业,要么耗费巨资绕道第三国“曲线回澳”。澳大利亚的教育界在过去多年中,从中国留学生赚取了大量利润,害怕失去“客户”,多所大学承诺为受影响的中国学生提供资金补助,但他们花费的巨额资金能否得到实质的补偿?更加令人担心的,滞留在国内或第三国的中国留学生认为澳洲防控力度不足,担心会导致疫情加剧,最终下决心选择折返回中国。

  近日澳大利亚新确诊案例也迅速上升。截至2020年3月7日09:00,澳大利亚共确诊了64个病例,其中2例死亡。两例死亡患者中,一例是从钻石公主号游轮上撤离的一名78岁男性,另一例是在新南威尔士州的老年护理机构的一名95岁女性。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于5日宣布对中国和伊朗的旅行入境禁令继续延期。同时,还宣布将韩国加入禁令名单。此外,对来自意大利的旅客加强边境筛查程序。修订后的禁令将持续到3月14日(星期六)。但政府将在一周内根据疫情变化情况,以确定是否需要进一步延长或取消禁令。

  自澳大利亚政府于2月1日突然宣布针对中国实行入境管制以来,众多从澳大利亚回国过春节的中国留学生开学季返程受到影响,原本定好的回澳航班被取消。禁令之后,有部分留学生当即采取在第三国停留14天以“曲线入澳”的方式返回澳大利亚,希望能够继续完成学业。他们大多选择了迪拜、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作为“曲线入澳”的中转站。

  作为仅次于钢铁和煤炭的第三大出口物,国际教育为澳洲提供了巨大的经济贡献,澳洲教育部长丹· 特恩曾公开表示:“国际教育收入已经连续五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而中国学生作为澳大利亚留学热潮的主力军,据2018年统计,为澳洲350亿澳元的国际教育收入贡献了31%。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Group of Eight)表示,目前全澳有超过18.8万名中国留学生在各大院校就读,其中超过10.6万人因“旅行禁令”无法入境。如果滞留在中国或者地第三方国家的中国留学生无法如期入学,学生人数每减少一成将令澳大利亚经济损失10亿元。这让财政上高度依赖中国学生的澳大利亚大学备受煎熬。一些澳洲大学甚至可能会因为学费损失而遇到财政危机。“学生没有报道,费用怎么办?”无论是把已经收到的学费延到下学期使用,还是本学期改成网课学费打折,学校都会蒙受损失。

  包括墨尔本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等一些澳洲大学已发出公告,表示会向受影响的学生提供最高达7500澳元(约合34567.5人民币元)的现金补助。但申请补助的条件有限制,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成功申请。除此之外,澳洲部分学校并不提供网课,这意味着学生必须回去报道,否则只能延期毕业或休学。

  一位在澳的中国留学生告诉笔者,在官方没有明确公布可以入澳的时间之前,需要慎重考虑是否交学费。他称:“交费之前你是大爷,缴完之后学校就是你大爷了。”

  在澳大利亚多所大学纷纷抛出“橄榄枝”、为从第三国“曲线回澳”的留学生提供资金补助的情况下,有部分已前往第三国准备回澳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却因为担心澳洲防控意识不足、疫情恶化而调头折返中国。 截至2020年3月7日09:00,澳大利亚共确诊了64例冠状病毒(COVID-19)病例,其中2例死亡。虽然目前这个数据在全球疫情形势中不算很严峻,但澳洲政府和当地人的防护意识却十分淡薄。澳大利亚首席医学官布伦丹·墨菲博士甚至向民众喊话,完全不需要戴口罩和抢购物资。

  多位已经身在第三国的中国留学生则表示,近日澳大利亚疫情的迅速恶化令人担忧,与其在这个时候“曲线回澳”拿自己的健康冒险,不如返回在他们看来更为安全的家乡。Richard徐是墨尔本大学的一位研一学生。他已经在泰国停留多日,原计划在3月15日左右到达墨尔本。但三月头几天从澳洲传来的消息却让他下定决心返回中国,并做好了返回中国后被强制隔离或主动自我隔离的准备。

  由于中国今日出现多例境外输入性病例,多地已开始对入境人员进行强制隔离,从澳洲进入中国境内的旅客也有可能被要求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