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养老院“三大难” 一个老人倒下击倒一个院 2020-08-23 01:58

  “你们能不能给养老院说说别让他们关门,我们在这里过得特别高兴,姐妹们也有感情了,不想分开。”昨天,84岁的张阿姨拨打大河报新闻热线。张阿姨现住在偃师市福寿园养老服务中心,最近听说养老院要“不干了”,她和养老院里的其他老人都很“郁闷”。

  大河报记者了解到,该养老院停止经营,一个重要原因是老人行动不便,安全隐患较大。另一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赔偿难以承担,“出一次意外,一家机构可能面临关门危险。”

  昨日,记者来到这家养老服务中心,它是偃师市人民医院投资建设的,共三层楼,下面两层是医疗区,最上面一层是养老中心。在一间宿舍里,记者见到了张阿姨。

  张阿姨是去年10月住进该中心的。“老伴去世得早,之前一直是请保姆,去年保姆家里有事儿,我决定住养老院。”张阿姨说,儿女工作忙,而且年轻人和老年人生活习惯不一样,她虽然老了,也想有自己的生活。

  住进养老中心后,张阿姨一直很开心,和同宿舍的“姐妹”们打打牌、下下跳棋,生活很丰富。可是3月上旬,养老中心的工作人员突然给他们开会说,养老中心要装修,让老人们另找养老院。

  “后来我们听说根本不是装修,是不办了。”张阿姨说,前几天,养老中心又催他们往外搬,养老中心一共有70多位老人,很多人都哭了。

  记者了解到,该中心成立于2009年,在当地老年人中的“口碑”很好,为什么突然决定不再经营了呢?昨日,记者联系了偃师市人民医院院长助理韩主任。

  “我们确实有苦衷,老年人行动不便,安全隐患较大。”韩主任说,前几年,有一位老人在宿舍里把被褥点着烧伤了,医院赔了十几万元。之后又发生过几起老人摔伤事件。“我们在养老中心过道、厕所等地方张贴了很多安全提示标志,但很多事故仍难以避免。”

  韩主任还说,目前医院的住院病人越来越多,病房已经不够用了,“我们只能以主业为重,现在的养老中心会被改为病房。”

  不过,韩主任提到,目前医院有一个长远规划,准备扩大住院区。住院区完工后,会将现在养老中心的房间全部改为养老服务所用。不过,规划正在审批,要投入使用估计还得几年。韩主任说,他们已给老人和家属提供了其他养老机构的电话,方便他们联系。

  关于老人安全问题,洛阳市老城区一家养老机构负责人介绍说,2010年,他们机构一老人在阶梯处滑倒摔伤,“多亏不是大意外,否则赔偿起来难以负担。”

  此外,一家社会效益、经济效益都不错的养老机构负责人透露,一般院方会与寄养老人签订服务合同,但大都是日常服务、户外活动以及简单健康护理等方面的合同条款,对于老人的安全很少做出明确规定。“即便是有合同,但由于缺少具体明确法律依据,都会选择私下解决。”他坦言,“出一次意外,一家机构可能面临关门危险。”

  记者从养老机构、民政部门及法律界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尚无与养老机构相关的特殊法律法规。有关人士也曾呼吁,为调整养老机构与寄养老人及其家属的行为,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养老机构相关法律法规。

  洛阳市一家养老院的院长刘宇超坦言:“安全事故确实是养老机构发展中的‘棘手事’。但是你(养老机构)如果把日常服务工作做到位,可把这种风险规避到最小化。”

  昨日,洛阳市民政局老龄办副主任周立新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他们正准备同两家保险公司协商,拟为养老机构“床位”买保险,这样可以在出现意外时减轻院方负担,“方案成熟后,可组织机构方、保险方商定投保具体项目,做出保险合同”。

  目前,张阿姨等老人都在寻找新的养老院。但张阿姨告诉记者,她和孩子们到偃师市的几家养老机构转了转,都是私人办的,环境不太好。“实在不行,我就回家,大不了再请保姆。”

  老龄化社会已来到,养老事业如何更健康地成长呢?“政府应积极推进社会力量参与,让更多元化的服务模式融入市场化运作机制。”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明锁说,“相关部门还要加强养老行业医护人员的教育培训,提高养老服务专业化水平。”K

  民办养老院这块蛋糕之所以看起来诱人、吃起来乏味,有多方面原因。目前,我省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公办养老院运营的不超过10所(不含农村敬老院),民办养老院有460多家。

  记者从省民政厅了解到,按照现行政策,社会化养老服务机构必须坚持福利性、非营利性质才能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

  这种养老院被行业统称为“民非企业”,办理养老机构所得回报不能用于“分红”,只能继续投入养老院的建设和发展。“这也让民办养老院无法从银行获得抵押。”省民政厅老龄处处长田开胜无奈地说,民办的养老机构普遍存在这个问题。

  此外,养老服务属于高风险行业,相对于公办养老机构,民办养老院“风险成本”更高。“不只是我省。”田开胜说,由于没有明确规定,遇到意外事故时,只能从协议、服务类别来区分养老院是否尽到责任。

  “看是全护理还是半护理,协议写得是否清楚。”田开胜说,如果养老院责任尽到,在赔偿方面可能会相对减少一些。

  同时,招工难是困扰民办养老院的又一大难题。一些民办养老院的管理人员说:年轻人嫌脏、中年人难为情、年龄偏大的又干不动活儿……

  偃师市福寿园养老服务中心的艰难也折射出不少民营养老机构的困境。如何能让他们坚持下来,不再步履维艰?

  “这几年情况有所好转。”田开胜说,为了鼓励民办养老机构,目前,我省15个省辖市已出台民办养老机构运营补贴和建设补贴政策。“全省建设补贴平均下来一张床位大概1500元,运营补贴则是养老院需收住具有当地户籍老人连续3个月以上才有,每张床位大约补助100元。”田开胜说,政策鼓励民办养老院多收当地的老人。

  另外,这些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可以享受免税政策,用电、用水、暖气等也是民用价。符合条件的“4050”护理人员可以申请公益岗位补贴。

  田开胜透露,为了解决意外伤害高额的赔偿,如今,民政部门正与保险机构协商推出老人意外伤害保险,希望能给老人保障的同时也减少养老机构意外伤害事故发生的数量、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